內含BL,不喜勿入。
人事地物皆為虛構,請勿對號入座。
單元劇小故事形式,前因後果請不要注重太多。感謝閱讀~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聽到車廂門即將關上的警示聲,韓青驚醒地睜開了眼睛,拿起背包就衝了出去。月台上擠滿了上班上課的人群,各個都是面無表情的往手扶梯移動,準備衝向出口開始一天的生活。

 

    韓青還是打了個大哈欠,只差沒伸懶腰了。默默的跟在人群的尾端上了手扶梯,拿出悠遊卡出了關,瞄了一眼餘額,367元,比想像中的多。上次使用悠遊卡搭捷運已經很久了吧,都不記得餘額多少,還好夠用。平常都是走路到學校,岳光住的地方就在後門,過個馬路就到了,就算要出門,也是騎機車比較多……

 

    韓青抿著嘴,面色陰沉。一出捷運站就發現下起了細雨,在這乍暖還寒的季節,非常令人厭惡的天氣。沒帶傘,只好把拉鏈拉到下巴,縮著身體快步走。實驗室離捷運站非常遠,基本上要穿過整個校園才能到,嘖,真麻煩。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賭氣回家了。大半夜的,還搭計程車呢,花了一大筆錢。也不知道昏了什麼頭,還死不騎車。那輛車雖然是岳光的,基本上都是韓青在騎,鑰匙還在口袋裡呢。昨天是真不爽了,就是不想騎他的車。

 

    說起來,還不是要怪岳光--韓青氣還沒消。昨天上午岳光Meeting時被老闆削了一頓,這在身為老闆愛將的岳光來說是非常少見的狀況,搞的岳光一整天都很沒勁。吃完晚飯回去後,岳光就窩在電腦前改他的bug,韓青知道岳光求好心切,也沒管他,打電動打到12點多就先去睡了,半夜2點多起來上廁所才看到岳光還在弄,盯著螢幕的臉都發青了。韓青看看這樣不行,岳光感冒才剛好,還在咳嗽,這樣拼下去二度感冒怎麼行,本來身體就不怎麼勇健,於是就出口勸說了。

 

「岳光,你明天再弄吧,天都快亮了。明天早上不是還要跟老闆去中研院Demo?

 

「你別管我。」岳光正熬夜熬的頭腦發脹,回話衝了點。

 

「……你感冒剛好,要是又復發怎辦?快點睡覺。」韓青知道他心情差,還是勸著。

 

「要睡你睡。」

 

「老闆也不過就是說說,又沒叫你馬上改好,你幹嘛跟自己過不去?

 

「他對你是說說,對我可不是。你別管我就對了。」

 

    一聽這話,韓青臉上就不好看了。

 

    若說岳光是LAB裡的優等生﹐韓青就是吊車尾的。本來個性就有點屌兒啷噹,對課業也不是很上心,研究所念了快一年就沒被老闆少罵過,韓青每次都死皮賴臉的笑笑就過去了,心裡是很明白的,這樣下去能不能畢業都是問題。說實話老闆也是挺寵他,覺得韓青還算機靈,不然早把他踢出研究室了,可是差距擺在那邊,一個是當作接班人培養的手下大將,一個是自家歹子拿不出手只好自己管著,態度是差不多,實際上比較重視誰,顯而易見,LAB的學長學弟都看在眼裡,可因為韓、光兩人感情好,頂多私底下說說,卻不代表韓青不知道自己在他人眼裡是怎樣的角色。

 

    韓青的確仗著有岳光罩他,每次遇到難題會習慣性地找岳光幫忙,可現在這場面聽到這種話,等於赤裸裸的輕視,就算韓青的個性再怎樣大而化之也有自尊心,當下心頭一把火起,忍了又忍,壓著聲音繼續勸:

 

「我的意思是說,你現在不睡,明天Demo出錯,老闆也不會高興吧。」

 

「……」岳光沒回答,手倒是停下來了。

 

「等明天從中研院回來,下午沒課,你再回來慢慢弄嘛。」

 

「……」

 

    正當韓青以為自己動之以理勸說成功,卻看到岳光開始拆筆電的電源線,準備把筆電裝到包包裡面。

 

「呃,你幹嘛?

 

「你很吵。我去實驗室。」話說完,就是一陣大咳,咳的臉都紅了,一邊咳還一邊收東西

 

    韓青完全不懂岳光為何突然脾氣暴衝,平常的他多麼溫良恭儉讓,連生氣都很少,今天到底是那根筋不對了。而且,他的眼睛從頭到尾都沒看向自己。發現這一點的韓青,突然覺得有點委屈,想發怒也無處使力的感覺。明明是為他擔心卻變得好像自己在逼他一樣。

 

    韓青擋住了走向門口的岳光。

 

「不用了,你留著。我走。我不吵你可以吧,我回家睡。」

 

    說完,他馬上穿上外套,拿起背包開了門就走。下樓以後到小七用ibon叫計程車直接回到位於永和的家,躺在好幾個月沒睡過的單人床上,翻來翻去地直到快6點才睡著,睡不到兩小時又醒了,乾脆就早點到學校。所以他現在才會跟著上班人潮擠捷運,走在下著細雨的校園內。

 

    到了實驗室,韓青開了門,發現自己是最早到的。看來岳光很乖沒有半夜殺來,放了心,又覺得這樣惦記著很窩囊,憤恨的把背包摔到座位上,拿了杯子沖了一杯雀巢三合一,就窩在座位上打LoL10點多,LAB來了四、五個人,韓青跟他們哈拉了幾句,覺得有些睏,就趴在位置上睡著了。

 

    韓青睜開眼睛的時候,空氣很安靜。他抬起頭,發現實驗室沒人,轉頭就看到岳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在韓青的右後方--正翻著一本書,椅子轉到了面對自己的方位,就像平常習慣的那樣。

 

「醒了沒?

 

「嗯。Demo怎樣?

 

「就那樣。老闆自己講得很開心,我就是去當人型電腦的。」

 

「中肯。」他們老闆就是這種個性。

 

「……幾點了?

 

12點多,他們都出去吃飯了。」

 

「喔。」

 

「你餓嗎?

 

「餓。」韓青摸摸肚子,早餐都沒吃,餓扁了。他打開螢幕,連上批踢踢「下午沒課,要不要去外面吃。」那天好像聽誰說師大附近有一間新開的漢堡店還不錯……

 

「韓青。」

 

「嗯?

 

「對不起。」

 

    移動在鍵盤上的手指停頓,韓青回頭看著岳光。岳光的眼睛很澄淨,雖然因為熬夜的關係帶了血絲,但很澄淨,就像平常的岳光。

 

「我爸……前天打電話給我。」

 

「啊。」

 

「說的就那一套,又說我媽哭了什麼的,就是要逼我回家。」

 

    韓青身體往前傾,握住了岳光的手。岳光的手涼涼的,掌心卻像有一團小火似的微微發熱。

 

「我最近寫的論文,要投年底國際研討會,這你知道。8月要交摘要,我題目好不容易才想好,老師還要我全改,等於整個打掉重練。開學事情又特別多,還要幫老師上課,我……真的很急。」

 

    韓青雙手包住了岳光的雙手,指頭輕輕的摩娑著岳光的手背。

 

「我就是想讓我爸知道,我就算沒了他也一樣能活得很好。他……說的那些貶低的話我都不在乎,反正他也不當我是他兒子。可是,我一定要讓他看看……」

 

    岳光低下了頭,沉默了下來。韓青心疼極了。原來就是他那該死的老爸。難怪岳光會這麼反常。普天之下能讓岳光氣憤成這樣的人大概也只有他父親了。岳光的個性其實有些鑽牛角尖,人是很聰明也夠冷靜,可是一遇到家庭的事情,就很容易陷入焦灼的情緒,隨便一碰就會炸。韓青瞄了一眼實驗室的門,關著,手一拉就把岳光給抱在了懷裡。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感冒剛好,系統又不是一個晚上改的完,到時候又感冒怎辦?也不想想都是誰在照顧你……」說畢,韓青用額頭抵著岳光的額頭「我看你又發燒了吧,額頭這麼燙,手心也熱熱的。」

 

    岳光不禁有點臉紅。韓青這人平日看起來粗魯,體貼起來卻是十分溫柔,低聲下氣的口吻,輕聲拂過耳朵的細語,讓岳光的心情逐漸平復下來,心裡溢滿了柔情蜜意。

 

    「沒發燒,只是頭有點昏……」忍不住想要撒嬌。

    「昨天幾點睡的?」

    「你走了以後馬上就睡了。」

    「真的?」

    「真的。」

    「你超無情耶,老公都離家出走了你還睡得著?」

    「……」岳光輕笑,雙手環住韓青的脖子,親了韓青一下。韓青豈能放過機會,狠狠吻住了岳光,舌頭挑逗似的在岳光的口腔裡面亂竄,吻的岳光幾乎窒息。正陶醉呢,岳光突然驚覺,一把推開了韓青。

    「喂,你幹嘛?」被打斷的韓青不滿的抱怨。

    「我咳嗽耶,等下你被傳染誰照顧我?」

    「唉呦沒關係啦,親一下又不會死。」韓青不依不饒又抱上了岳光,雙手直接襲擊岳光的腰,順勢往下滑--

    「你想死我還不想死。」這次岳光直接把韓青推的一把跌在椅子上,原本是想要狠狠的瞪韓青一眼,可是氣喘吁吁滿臉通紅的他,毫無氣勢,反而像是討饒般的樣子,讓韓青差點忍不住又撲上去--要不是聽到門鎖解除的嗶嗶聲,只怕岳光真的會在LAB被吃了。

   

    下午兩人哪也沒去,光回家補眠了。傍晚睡醒,岳光頓覺神清氣爽,開了電腦就要繼續run昨天沒弄完的部分。老半天才聽到韓青在床上叫他,聲音很虛弱的樣子。果然是發燒了。

    韓青這次生病足足病了一個月,整個臊聲不說,還加上吐下瀉,搞的老闆都知道了,還特地讓師母煲了湯給韓青喝,師母是香港人,手藝很好的。韓青這下可真是感激涕零,發誓以後一定好好用功,多寫程式。加上岳光盡心盡力的在旁照顧,一個月下來韓青還胖了。心滿意足的韓青只覺得那次半夜出走雖然沒啥意義,可總的來說還是相當划算的,頗有美人在懷,何憂江山之感。只能說胸無大志的人總是比較容易感到幸福吧--又要趕論文又要忙系統還要照顧韓青的岳光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fumi 的頭像
nofumi

Pablito Pablito Pablito Aimar

nof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