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含BL,不喜勿入。
人物地點皆為虛構,請勿對號入座。
小故事單元劇。自嗨幻想文。沒有前因後果。

 

 

回到岳光的套房,聖夜馬上就想鑽進棉被裡,岳光趕忙把他拉起來。

    「聖夜,先去洗澡,這樣睡覺會感冒。」

    聖夜拖拖拉拉的才勉強爬起來進了浴室。一旁的韓青看著身材相對矮小的岳光跟手長腳長的聖夜拉扯著,覺得那畫面特別詭異,心中很不是滋味。可是,岳光的房間只有一張床,看來這幾天得滾回家睡冷被窩了。

    「韓青,這幾天……」

    「沒關係,我回家睡。」韓青瀟灑的擺擺手,把自己的筆電收了,又拿了幾件衣服準備帶回家洗。「機車我就騎走囉。」

    岳光點點頭,手一伸拉住韓青的衣角,整個人從背後貼住了韓青。韓青先是一怔,隨即轉身反抱岳光,唇也吻上了岳光的嘴角。一陣激烈的擁吻,兩個人四隻手在對方身體上下撫摸著,貼合的地方逐漸發熱,喘氣的聲音越來越響。出乎意料的,韓青先退後一步拉開了距離,他幾乎是咬著牙,氣喘吁吁的瞪著岳光。岳光好像還沒意識過來,迷濛的眼神不解的回看韓青,兩隻手還懸在半空中。幾秒後,他才恢復理智,慢慢的往後靠在桌沿,低頭平復自己的情緒。

    韓青快上火了,蠢蠢欲動的下半身讓他不得不先停止這激烈的擁吻,否則自己沒把握能把持的住。想到在浴室的朱聖夜,恨得牙癢癢又不能發作,站著冷靜了一會兒,才拿起背包跟車鑰匙,開了門。

    「我走了。明天見。」

    岳光覺得有些抱歉,韓青那小眼神也真夠凌厲的,趕忙喊了一聲「騎慢點」,就看著大門關上。居然沒甩門阿……這傢伙總在出乎意料的地方表現出體貼呢。

   

    聖夜洗完澡後死活不吹頭髮,還是直接躺在床上睡熟了。岳光開了電腦等韓青上線,卻遲遲不見人,又用手機傳了簡訊,久久才看到韓青回說很累今晚就不開電腦了,於是岳光確定韓青還是很不爽。也只好日後再補償他囉,岳光暗自盤算著,又看了一下Paper,才關燈睡覺。

    十分鐘過去,睡意開始沉積在腦袋裡,岳光正在昏昏沉沉的當口,就感覺床鋪動了一下,下一秒兩隻手臂就從脖子跟腰抱住了自己,聖夜的臉也貼上了岳光的肩膀,平穩的呼吸噴在岳光的左耳後方,溫熱的氣息。

    岳光全身一緊,眼睛在黑暗中張的大大的。太久沒有被韓青以外的人這樣抱住了,感覺非常怪異。聖夜的身體很軟,冷冷的,加上他手腳都長,就像被絲綢布料纏裹住,很輕軟,卻有被束縛的感覺。

    岳光不動聲色,冷靜的等聖夜放開,可聖夜好似睡著了,就是抱著岳光也沒說話,頻率穩定的吐息讓岳光幾乎以為自己今晚只能睜著眼睛躺一晚。良久,聖夜終於用鼻尖蹭了蹭岳光的頸窩。

    岳光馬上坐了起來。

    「聖夜。」

    「……嗯。」

    「不要這樣。」

    「嗳……」聖夜等了一會,才慢慢的把身體躺回自己那邊。

    岳光有點苦惱。很久以前,他跟聖夜也曾經這樣一起躺在一張床上,擁抱著。

    他們沒做過。雖然都是同一圈子的人,可岳光對聖夜從來未曾產生性慾。可是,岳光不確定聖夜是不是跟自己一樣。聖夜喜歡人的體溫。或許是在育幼院長大的關係,聖夜渴望跟所有人發生關係,不管是什麼關係,他都願意。他特別喜歡擁抱,特別愛在人身上磨蹭。這種行為在有心人眼裡看起來,就像是引誘,又或是放蕩。所以聖夜很受歡迎,同時也背負著壞名聲。可他依然故我,稍微跟他熟悉一點的人幾乎都跟他上過床,可以說,只有岳光逃過一劫。

 

    岳光這個人,自制力特別強。他不會因為一時衝動為了解決慾望而跟人上床。有些時候甚至給人禁慾的錯覺,這點韓青深有體會,也抱怨過。

    「你希望我每天只想著上床然後出軌嗎?」岳光只是冷冷的點出許多gay的通病,韓青就嚇的趕忙道歉--他可不想看岳光跑去釣男人或被人釣啊!!

   

    岳光深知聖夜的這個缺陷,那是他心中最基本的需求,是個改不掉的壞習慣,當然,聖夜也不想改。但,那並不代表岳光會容忍聖夜對他使出這樣的手段。以前他可以為了撫慰聖夜而與他互擁,可是現在自己已經有韓青了,這樣的行為就不能繼續下去。

    「聖夜......我不想讓韓青知道,但我更不想騙他。你明白嗎?」

    「……哦……」聖夜居然也嘆了一口氣,輕不可聞,帶著失望的氣息。

    「你阿……」岳光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聖夜是不是真的明白。

    「阿光,你很喜歡韓青嗎?」

    「嗯,很喜歡。」黑暗中,岳光不自覺的微笑著,每次一想到韓青,總讓他覺得一顆心軟的不得了,滿溢著熱切的依戀。

    「好吧。我知道了。對不起。」

    聖夜並不覺得委屈,岳光是他的好友,他不想看到岳光因為他的關係而跟韓青吵架。他知道自己的行為造成很多情侶撕破臉,他可沒少被吃醋的情人罵過,動手也是有的,就像那個餐廳老闆,就是看到他跟別的男人勾搭才打人的。別看聖夜一付單薄的身軀,他其實還挺會打架。只是他怕痛又怕麻煩,所以躲開了,逃到台北來投靠岳光。

    「沒關係。」

    岳光重新躺下了,把羽絨被往聖夜的方向多蓋了些。

    「快點睡。我明天早上有課,你睡醒以後自己吃東西好嗎?中午我再幫你買便當回來。」

    「嗯。岳光,韓青沒有生氣吧?」

    「OK啦,他沒生氣。」岳光吐吐舌頭。

    聖夜沒再說話,過陣子就聽見他的呼吸聲緩慢了下來,想是睡著了吧。岳光依稀看見聖夜面向自己縮著身體,儘量不碰到自己。眉頭皺著,還是不太適應沒人抱著睡的樣子,不過,的確熟睡了沒錯。岳光伸手想要撫平聖夜那一頭亂毛,想了想忍住了。還是會心疼這樣的聖夜,每個夜晚為了找尋溫暖的軀體而來者不拒,卻常常傷害了自己。岳光再也不能出借自己的體溫給聖夜了,他只能盡量的幫助他,想辦法安慰他,用一種不會傷害韓青的方式。韓青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不好好保護是不行的。

    這就是岳光沉睡前的最後一個念頭。

 

(上)(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fumi 的頭像
nofumi

Pablito Pablito Pablito Aimar

nof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