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含BL,不喜勿入。
人物地點皆為虛構,請勿對號入座。
小故事單元劇。自嗨幻想文。沒有前因後果。

務必先行閱讀 曖曖內含光-Holy Night, Silent Night,不然會霧颯颯。
btw作者很任性,還在想要怎麼合併再一起,就請先看吧。

 

   徐寧覺得有點煩躁。

   這很不尋常。他的人生基本上沒煩躁過。總是他讓別人煩躁,皺眉、抿嘴、一直變換坐姿、嘴巴無意識地發出嘖嘖聲,這種種行徑他都在別人身上看過,還深以為樂,可當他發現自己不但做出上列舉動,甚至連飲料吸管都被他咬的皺皺巴巴,他更煩躁了。

   離他踏入這間24小時營業的漫畫店已經過了近兩個小時。那個人除了一開始替他點單送飲料以外,就沒再接近他的桌子。平常日下午這種時段,根本沒什麼生意,可是那個人居然可以一直忙進忙出,沿途經過他的桌子好幾次,卻連一句話都沒跟他說。徐寧可是特意挑了不是包廂的靠窗位,就是看準離櫃台近,又沒有遮蔽物,可以好好觀賞那個人。再說了,這種店的包廂簡直是藏汙納垢,誰知道那些簾幕後面的密閉空間內,到底有多少下流的事情發生。

   就像斜對面那個包廂的中年男人吧,從外表看來肯定是已經在這裡混了好幾晚,襯衫跟梅乾菜一樣,半禿的頭頂泛著油光,一臉猥瑣的模樣。就是他,一直叫喚那個人服務,又是送餐又是換書的,當徐寧看到他趁著換書之便一雙鹹豬手在那個人肩膀跟背部摸了好幾下,差點沒氣的衝過去把那個人拽開。他可沒想要揍那個中年男人,感覺光碰到手都會爛掉吧。徐寧從來不動手,他不能壞了形象。

   阿阿,煩死了。徐寧第N次在心裡大叫。到底在這裡搞什麼啊,根本浪費時間,不如找誰出來玩吧。拿出手機滑了幾下,看著電話簿裡面一個又一個玩伴的號碼,滑了老半天,還是把手機放下了。吸一口冷掉的半稀可樂,發現自己又在咬吸管,他終於下定決心了,抬手喚人。

   請問需要什麼嗎?居然是櫃台另外一個女孩走過來,臉上是討好的笑,徐寧心中不耐暗念老子要的不是你,卻還是放出了營業用的公式笑容,有點抱歉地說希望讓另外一位男性員工服務,暗示他很害羞與異性接觸。女孩臉紅的接下聖旨前去喚人。

   30秒後,朱聖夜奉召而來。

  

   你要加點什麼嗎?朱聖夜拿著筆,很認真地問道。

   …….」徐寧氣結。這人是在cos什麼店員模式阿(人家明明就在工作),他都挑明是特地來找他的,就不能講幾句好聽的嗎?

   「你不能坐下來陪我一下嗎?」徐寧撒嬌的問,只差沒嘟起嘴了,大眼充滿霧氣,請求似的看著朱聖夜--這招一向無往不利。

   「哦。可是我有點忙……」

   「忙什麼?我看也沒什麼客人啊?」

   「就,廚房很忙。」

   「廚房?你在這裡還兼做廚房?」

   「嗯,上次店長說我煮泡麵特別入味,說以後都讓我煮。」

   最好是你有這麼能幹!只不過是因為常常吃泡麵所以變得很會煮而已吧。徐寧知道朱聖夜沒錢的時候基本上三餐都是靠泡麵,他見識過他家垃圾桶塞滿泡麵空碗的盛況。

   看朱聖夜呆呆站著不說話也沒有走開的意思,徐寧心情好了點,一雙眼掃過他敞開的領口,還有半分袖下修長的手臂,心裡一動,手就掛了上去。觸感冷冷涼涼的很有彈性,徐寧忍不住捏了一把,委實就像個登徒子調戲良家婦女。

   想不到朱聖夜居然就被徐寧半拉半扯的坐下,兩人手臂貼手臂的擠著一張沙發。徐寧這才想起這傢伙特眷戀人的體溫,順勢把手穿過朱聖夜的臂彎,又把頭靠在他肩膀上,心滿意足。朱聖夜本就是個不管人看的,徐寧更是恨不得全世界的眼光都放在他身上,兩人壓根沒想過這種姿勢在外界看來是多麼驚世駭俗。

   「你幾點下班?」

   「4點。」

   「回我家吧。隨便買點滷味回去吃。」

   「可是,岳光說要一起吃晚飯。」

   「呿,那我也要去。」徐寧緩緩的把手指插入朱聖夜的指間,開開闔閡的握緊又放開,感受兩人指腹之間的摩擦。

   「哦。」

   「晚上就睡我那邊吧。」

   徐寧不清楚朱聖夜現在住在哪裡,沒聽說他租了房子。不過,一周裡面總有兩三天他會跟著徐寧回家,其他日子不知道在哪遊蕩,岳光那裏不太可能,有時候他會直接住在店裡,開個過夜包廂,一晚上也花不了多少錢。

   徐寧不是沒想過讓朱聖夜搬來跟他住,只是他那間套房偶爾也會有別的朋友來玩,怎麼想都不方便。而且,徐寧也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跟一個固定的人同居。對他來說,同居意味很多東西。他在外面是屬於所有人的徐寧,回到家就完全是自己的自己。唯有這個界限,他還無法讓誰跨過去。

   朱聖夜還沒特別到讓自己壞了規矩,雖然,他的確是特別的。

   徐寧家是很普通的公教人員家庭,父母親只有他一個獨生子,又生的一副天使般的相貌,從小到大就備受寵愛。對他來說,所有事情都駕輕就熟,他隨心所欲的像個孩子,想要的總能到手,相對的,他也不曾逸出繩墨,走在社會所期待的路子上,以此做為代價維持家人不了解也管不了的另一種生活。

   纏上朱聖夜,可能是徐寧二十幾年的人生中最大的挑戰。他漠視心裡的某些訊號,就是一個勁兒的跟他耗下去。說真的徐寧也不知道自己想跟朱聖夜走到什麼地步,至少目前他還不想放手。

  

   晚餐約在S大附近有名的PIZZA屋。高朋滿座的店內,徐寧一行四人顯得非常醒目。韓青瞪著坐在他正對面的徐寧,無意識地在桌巾底下握住岳光的手。岳光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恍然大悟,嘴角無聲地揚起。肯定是想起上次徐寧調戲他的事情吧,就跟他說不要想太多,不過,危機意識這麼重也不錯,至少自己很受用。

   聖夜,你工作做得怎樣,還習慣嗎?

   「還可以吧……」朱聖夜邊看著菜單咕噥的回答「調理包蠻好吃的。」

   「什麼?」

   「那間店用的調理包是我常吃的牌子。」

   「……」原來他說的是店裡提供的簡餐。

   「你現在住哪裡?」

   「店裡。」

   「什麼?你沒租房子嗎?」岳光扶額。雖然不意外,但朱聖夜支身跑來台北卻連個住處都沒有,可以想見他這半個多月來都過得什麼樣的日子。

   「他偶爾會來我家。」不甘被冷落的徐寧插嘴道。

   岳光跟韓青兩人互看一眼,很有默契地拿起菜單看了起來,完全沒有打算繼續問下去。

   說起來這件事已經超越奇幻的範疇了,聖夜從高中畢業以後就沒自己賺過一毛錢,全靠人包養,也沒長時間離開過家鄉。現下居然跑到台北來,還破天荒地找了工作,難道真是為了徐寧?岳光思忖著,看徐寧一下摸朱聖夜的頭髮,一下又扯他袖子,種種小動作惹眼的很,岳光不是第一次見識徐寧的手段,這下也有點受不了,開玩笑道:

   「喂,在我們面前沒必要耍這些吧?」

   「你是忌妒還是羨慕?」

   「……別桌的人都在看了,算我拜託你收斂點。」

   徐寧撇撇嘴,勉強停下了動手動腳的舉動。

   岳光覺得自己真是越來越婆媽了,要不是顧著韓青也在,他根本不想管。朱聖夜的習性他是知道的,碰到徐寧這種緊迫盯人的個性,搞不好還真是絕配。

   一頓飯草草吃完,韓青抓了岳光就走,岳光知道他不舒坦,匆匆囑咐朱聖夜快去找個住處安頓,又說了下個禮拜要去大阪的事情,朱聖夜聲聲應好,兩對人馬就分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fumi 的頭像
nofumi

Pablito Pablito Pablito Aimar

nof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